网站首页 >> 看房选房

万劫武尊第三十五章多一个筹码节能

2020-10-28 来源:重庆租房网

万劫武尊 第三十五章:多一个筹码

足足半响之后,邱善才从震惊中回过神來,

拿储物袋的右手显得有些不自然起來,只觉得手中的储物袋重逾千万斤,

嘴里兀自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邱长老,怎么了,”邱善身旁几个弟子见情况不妙,连忙上前查看,

周围的人群也是一个个满脸的迷茫,迫切地想知道叶凡的那个储物袋究竟装了什么,为什么邱善查看前后变化这么大,

“果然不简单,”裂风一脸的担忧终于褪去,虽然也不明白叶凡储物袋究竟装了些什么,但是他知道从现在开始,所有的优势应该都倒在了自己这边,嘴角不禁有些微微地上翘,

“邱长老,两万块灵晶数量不会错吧,”叶凡轻笑一声道,

邱善脸色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在众人的不解中,冲着叶凡沉声道:“叶凡,你这是故意的,”

“邱长老说什么故意的,小爷听不懂,不是刚才你自己说的几万块都不入你的法眼吗,既然数量不会错就给小爷开赌据吧,”叶凡狡黠一笑,

可是邱善身形依旧一动不动,死死地盯着叶凡道:“可是你一开始并沒有说你要下注的是中品灵晶,”

“什么,中品灵晶,”邱善“中品灵晶”四字一出,整个拍卖行顿时沸腾起來,

“整整两万块中品灵晶,”

“这可是两百万块下品灵晶了,叶凡竟然下注这么多,”

“两百万块下品灵晶都足够一个家族几年的花销了,我从來沒有听过有人下过这么大的赌注,”

“擦,老子也是第一次见,”

“真想看看两万块中品灵晶放在一起是怎么样的,”

“我沒你们那么大的想法,只要给我看看中品灵晶长什么样就行了,出生到现在都沒见过,”

“这叶凡真是不按常理出牌,也幸亏邱长老也算是老成持重,有足够的修养,否则换个人估计早疯了,”

“谁说不是,本以为今天还能看到叶凡出一次丑呢,沒想到又被他占便宜了,”

“看來以后还是尽量别去惹他了,咱们玩不起,”

“……”

跟众人一般,莫天等人也是一脸的震惊,

不过在震惊之后,一群人自然不会放过这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刚才邱善嘲讽叶凡的时候,莫天他们可是也跟着被嘲讽了一顿,此仇不报更待何时,

“邱长老,我们时间可是很宝贵的,赶紧开赌据吧,”

“看邱长老之前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该不会是嫌我们灵晶太少,不愿意接受这个赌注吧,”

“要不然,我们再给你加一点,”

“……”

听着莫天几人的这令人无比尴尬的话,不仅拍卖行的人一个个满脸通红,不知如何应答,就连原先在周围围观的人此刻也是一个个脸色复杂,不敢与叶凡一群人的眼神对视,

沉默了片刻,邱善终于是忍不住开口了:“叶凡,老夫承认自己今天栽了,但是老夫会记住今天的一切,”

“邱长老这又是何必呢,”叶凡轻笑道:“这等沒面子的事记在心里不是徒增不快吗,”

邱善脸色阴晴不定了一阵,沒有理会叶凡,将手中的储物袋抛还给了叶凡,

旋即,冷哼了一声后便转身离去,显然是去请行主去了,

若真是几万或者几十万块下品灵晶的话,邱善的确有这个资格和全力自行定夺,

然而,现在叶凡下的注可是两万块中品灵晶,那可是足足两百万块下品灵晶,完全超过了所有下注的人,也是自己遇到的最大赌注,根本不是自己一个长老所能定夺的,

必须请示行主,

“邱长老,你这是准备去哪啊,”叶凡明知故问道,

邱善脚步为之一凝,众人沒有看到他此刻那阴森的脸色,恨不得将叶凡生吞工作人员介绍说活剥了,

声音也冰冷到了极点:“老夫这就去请行主出來,”

“唉,”叶凡叹了一口气道:“小爷早就说让邱长老去请行主出來了,奈何邱长老就是不听,一定要上演这自取其辱的一幕,小爷真是佩服邱长老这不惜牺牲自己,娱乐大众的精神,”

邱善脚步差点一个不稳,一头栽倒,

心中暗自咒骂道:“叶凡,老夫咒你不得好死,”

小小的插曲过后,大约等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

从拍卖行的内堂走出來两名老者,

一名赫然是刚刚离去的邱善,另一名走在邱善前头,一脸微笑,气息雄厚无比的自然就是寒元拍卖行的行主了,

“他就是行主薛山河,”莫天凑在叶凡耳边压低了嗓音道,

“薛山河,”叶凡喃喃了一声,将这个名字暗自记在心中,

“你就是叶凡,”薛山河來到叶凡面前站定,上下扫了一眼叶凡问道,

“想必这位就是寒元拍卖行薛山河薛行主吧,叶凡这里有礼了,”叶凡微微一抱拳道,

“叶凡小友现在可是帝都的风云人物,老夫可是不敢受你大礼啊,”薛山河虽然嘴上如此说,但是却沒有一丝还礼的意思,反而倒像是坦然接受,

叶凡并沒有任何跟他纠缠的意思,顺手将手中的储物袋抛给了薛山河,道:“想必事情的大概邱长老已经跟你说过了,不知道薛行主一下如何,”

扫了一眼手中的储物袋,薛山河灵魂力不着痕迹地浸入其中看了一眼,

随后打了个哈哈道:“叶凡小友这似乎是故意冲着我寒元拍卖行來的,”

“绝无此意,在下就是觉得寒元拍卖行财大气粗才來的,其它的赌局怕是接受不了这么多的赌注,你说是吧,”叶凡饶有深意地道,

这句话明着是夸寒元拍卖行,暗地里则是逼迫寒元拍卖行收下自己的赌注,

薛山河稍微怔了一下,继续道:“老夫要是不收,恐怕寒元拍卖行的面子挂不住,叶凡小友这是一步死棋啊,”

“在下不知道什么死棋活棋,在下只是前來下注罢了,如果薛行主觉得太多接受不了的话,那我们也就只能是另找他家了,”叶凡摆出一副悻悻的样子,

“叶凡小友你可要想清楚了,这两万块中品灵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薛山河淡淡道,

“钱财乃身外之物,不是你的就是我的或者是他的,沒有什么值得不值得,”叶凡一脸坦然地道,

“看起來,叶凡小友对自己这次夺冠倒是很有信心啊,”薛山河淡问道,

“这个当然,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倾家荡产地來押两万块中品灵晶了,”叶凡不可置否地道:“薛行主问的这些似乎都与我们现在的赌局无关吧,你就告诉在下寒元拍卖行接不接受就行了,”

“既然叶凡小友都不惜倾家荡产來下注,那么我们拍卖行打开门做生意自然不会拒绝,否则的话岂不是落下一个不公平的恶名,”薛山河笑道,

“如此甚好,也免得我们再跑其它地方了,那么就请薛行主立下赌据吧,”叶凡直入主題,

“这个当然,”薛山河顺手将手中的储物袋交给身后的邱善,

自己则是走到长桌前,拿來纸笔在上面立下亲笔赌据,并化了押,加上寒元拍卖行的印章,

“叶凡小友收好赌据,万一丢失了我来到了大华富贵小区看到们拍卖行可概不负责,”薛山河伸手一探,

只见原本一张轻飘飘的赌据,竟然兀自漂浮起來,径直停在了叶凡面前,

伸手接过赌据,扫了一眼见沒有什么问題后,叶凡便将它收入了怀里,

冲着薛山河一抱拳道:“在下自然明白,不劳操心,”

“如此甚好,我们拍卖行还有其它事情需要解决,就不留叶凡小友以及诸位了,请吧,”薛山河表情冷漠道,

“现在赌约已成,我们也正好要去处理正事,沒时间久留,就此告辞,”叶凡说完后便招呼了裂风几人一声,

在众目睽睽下,一行人大摇大摆地出了拍卖行,往木府方向而去,

看着一行人远去的身影,寒元拍卖行又恢复了正常,

而薛山河则是眼神凝重,兀自喃喃道:“这家伙难道仅仅是來下注的,可是怎么总感觉那么不对劲呢,”

想了片刻之后,依旧沒有什么头绪,薛山河招呼了邱善一声后,便兀自回了内堂,

走在路上,莫天几人自然是春风得意,

以前他们可是从沒想到过能给寒元拍卖行难堪,今天实现了难免有些激动,

“叶哥,你之前也不跟我们说清楚,害的我们尴尬了半天,实在是太不够意思了,”

“不过想想那邱善难看之极的脸色,心里就说不出來的畅快,”

“就是,就是……”

“行了,别卖乖了,”裂风制止了众人,脸色稍显担忧地冲着叶凡道:“两万块中品灵晶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你真的有把握赢得炼药师大比吗,”

“大哥不相信我,”叶凡反问道,

“大哥当然相信你,只是沒有必要孤注一掷,”

“这不是孤注一掷,而是给大比多增加了一个筹码罢了,”叶凡饶有深意地道,

“增加一个筹码,”裂风几人不解,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能不能夺冠就看天意了,”叶凡道,

虽然不明白叶凡说了一些什么,但是很显然叶凡沒有继续解释的意思,

裂风几人也沒有再多问,既然作为兄弟,那么就要无条件地相信,

一切就看最后的结果了,

广州治白癜风较好医院
扬州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铜川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TAG:
友情链接
重庆租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