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退房须知

傲破邪天第三百一十六章斩杀营养

2021-01-13 来源:重庆租房网

傲破邪天 第三百一十六章 斩杀

时间:

第三百一十六章斩杀

“轰隆隆,轰隆隆”一阵阵足以让灵丹期修士眩晕的雷鸣之声,从风雷周身弥漫的凝实的雷云中传了出来,同时风雷的气势便陡然攀升起来了。

风雷本来就是灵变中期修为,此时随着那丝雷灵的入体,顿时便攀升到了中期巅峰,并且一下突破了中期,进入到了灵变后期境界,随着风雷的气势的变化,那迅猛的由火煞之力凝聚的煞龙的攻击力,顿斯便被风雷的雷电之力给抵抗住了,那种被打压的势头顿时停止了,并且处于对抗的状态中了。

“秋云峰,就让我们来看一看到底是你火煞门的绝学强大,还是我在国内光伏逆变器市场抢抓新的发展机遇之际们天雷宗的绝学强大!今日我必斩杀于你!”风雷此时的形体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本丈许的身高此时已经接近三丈,狰狞的面容上闪烁着道道足以劈山焚海一样的狂暴的雷电之力,俨然一尊雷神重生一般。

“天雷斩,灭魔屠神!”风雷左手雷锤,右手雷钻,猛然右手抬起对准了那此时已经煞灵兽体的秋云峰,左手的雷锤猛然狠狠的砸在了右手的雷钻之上。

“咔吧”一声晴天霹雳般的巨响同时一道散发着比恐怖气息的雷龙,一闪便扑向了秋云峰。“啊,煞灵焚天,焚天灭地!”秋云峰状若疯狂的吼叫着,同时一条煞火阴龙,带着比狂暴的气息迎上了那条狰狞的雷龙,隐约间那条煞火阴龙体中隐约有一些煞灵的隐藏在内。

“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震得周围的大地都嗡嗡作响,“噗,噗”一阵阵轻微的闷响,那雷龙便将那条煞火阴龙给撕成了粉碎了,同时其形体也黯淡了下来,但是却并没有消散,依然径直撞向了秋云枫那煞兽之体。

“噗嗤,噗嗤”那些由煞火阴火凝聚的煞火屏障,在那条雷龙的攻击下,犹如豆腐一样,轻易的破碎了,“噗嗤”一声明显要比先前的大响声传来。

“不”一声惨叫之声从秋云峰的嘴中传来出来,只见一个半尺粗细大的血洞出现在了秋云峰那高大的煞灵躯体之上了,然后那秋云峰那高大的身躯便缓缓的向后倒去,‘咔吧,咔吧’犹如一个破碎的瓷器一样,一道道裂纹便出现在了秋云枫的身体之上了,后‘砰’的一下,崩散成了数血肉的碎片融入到了那浓浓的煞气之中了。

秋云枫彻底被风雷给斩杀了,就连其融入其体内的那些煞灵兽也一并化成重新制订了出差标准了为精纯的火煞灵气了。

“三哥!”一道撕心裂魄的喊声从正在和陈宝来战斗的吴上飞的嘴中传来出来。“该死的风雷,今天我和你势不两立!”吴上飞凄厉的喊叫着就要朝着风雷冲了过来。

“哼,吴上飞,你的对手是我,既然你三哥已经去了,那么你也随他去吧!风神诀,巽风斩!”陈宝还是为了保证电力的正常供应来身形一晃便拦住了吴上飞的身形,同时左手一推,右手凭空凌劈而去,随着其手刀的舞动,一个青色巽风凝结的刀罡,势如奔雷一样,破开重重煞火屏障猛然向着吴上飞斩了过去。

“噗嗤,噗嗤”陈宝来的巽风斩,如削瓜切菜一般,破开了吴上飞的煞火屏障,重重的斩在了其身上,‘当啷’一声金属般的清脆的响声传来,吴上飞的身体上陡然浮现出了一幅红色的宝甲,这个红色的宝甲顿时便将陈宝来那凌厉的巽风斩给挡住了,但是陈宝来的攻击力度太大了,加上吴上飞和陈宝来相差一个境界,所以,吴上飞的身体便犹如被打飞的沙袋一样,嗖的一下便被砸出去数十丈多远。

“你拿命来吧!”陈宝来,身影紧随其后,如影随行,双手不断变幻,‘当啷,当啷’一连串的巽风斩便犹如雨点一般狠狠的斩在了吴上飞的身上了,那红色的宝甲也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宝贝,竟然在陈宝来如此密集的攻击下丝毫损。

因此认识路。但是吴上飞的身体却承受不住这连番的攻击,顿时一张嘴,噗噗的喷出了几口鲜血,其神色顿时便萎靡的不少。

“啊,该死的,我和你拼了!煞火元灵,给我爆!”这个吴上飞也是一个狠角色,面对陈宝来的雨点般的攻击,顿时便试图催动元灵,打算要自爆元灵!如果真让其自爆成功,恐怕会造成毁灭性的伤害,一个灵变初期的元灵自爆那是相当的严重的。

“绝对冰封,冰冻天地”这个时候,正在一旁掠阵的白沙,哪里会让其自爆成功,顿时一股足以冻裂金石的冰寒之力,骤然一个翻卷便将吴上飞给彻底冰封住了,随着这绝对冰封的冰寒封锁,吴上飞那膨胀的身体顿时便被冻结了,再也难以碰撞分毫!

“可恶,竟然想自爆元灵!巽风风暴!给我爆!”陈宝来已经飞身来到了那吴上飞的身旁,顿时双手猛然结成了一个复杂的法印,猛然朝着那已经被冰封的吴上飞的狠狠的拍了下来,顿时一个青色的巽风漩涡凭空出现,漩涡中青色巽风不断肆涅,顿时便将那个冰封的吴上飞一起给吞了进去。

刚一吞进去,白沙便立刻收回了绝对冰封,紧接着,砰的一声,冰屑,碎肉伴随这边的火煞之气,四处迸溅开来。

一顿茶的功夫,两个火煞门的灵变期的长老便双双被展成了碎片,尸骨了。“噗”的一声,旁边的风雷身体一个摇晃便一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

“真是可恶,竟然逼的我动用了我们天雷宗的禁法”风雷说着急忙从身上拿出了几颗散发着清香的丹药一口给吞下了,接着便盘腿而坐,开始了恢复打坐!显然刚才施展的那天雷诀中的天罡雷变,雷灵聚体和天雷斩,让风雷也受到了极强的反噬!

“多谢白道友了,想不到这个家伙如此果断,竟然打算要自爆元灵,都是我大意了!”陈宝来有些歉意的冲着白沙道谢到。

“陈道友不必客气,吴上飞竟然如此决然的自爆元灵也是出乎了我的意外”白沙笑着说道。“白道友,现在我们该如何,想必定然是火云天已经深入地底了,而且地底好像正在进行着剧烈的战斗,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在和火云天交手!难不成是这里的煞灵兽不成!”陈宝来仔细感受着来自地底中的阵阵剧烈波动冲着白沙说道。

“嗯,绝对是在进行着剧烈的战斗,但是究竟是什么人在和火云天战斗,就不好说了!这样吧,陈道友,现在风雷道友正在进行恢复,你带着这些弟子们先在这里守护一下,风雷道友,我先下一探查一下,有什么情况我在发消息给你们如何?”白沙说道。

“嗯,这样也好,那就辛苦白沙道友了”陈宝来说道。“那好,那我先下去了”白沙说着便纵声一跃,犹如一道白龙一样,便钻入到了那煞火海之中了,同时一个晶莹的镜子便护住了白沙的身体,骤然朝着下面钻去了。

此时在万丈地心深处,正在进行着多场混战,这里分成了六处战圈,其中马玉控制这赤阳火龙罩,对抗着一个红衣老者,这个老者手中按着一把紫红色长索,不断对着马玉发动着攻击。

“小辈,区区一个灵丹期的小子,竟然阻挡本尊的道路”那个老者厉声冲着马玉喝道。马玉对战的这位身穿红衣的长老,正是阴煞宗五位长老中的大长老煞月,灵变中期修为,手中的那个紫红色长索正是阴煞宗的另外一件灵宝‘阴火煞龙索’。

这时这位大长老心中其实震惊的简直要惊掉了嘴巴一样,因为,他眼前这个只有灵丹修为的小子不但能够和他游斗了数百回合,而且还能够完美的控制手中的灵宝赤阳火笼罩来和他对抗,并且丝毫不落下风。

要知道,灵丹中期和灵变中期,表面上看来只是相差两个阶段而已,但是实际不要说相差两个阶段,即使是一个灵丹后期巅峰的修士也法和一个灵变初期的修士想抗衡的,这其中的差距是有本质上的区别。

但是现在马玉的情况,已经完颠覆了大长老煞月的认知了,马玉就是凭着只有灵丹中期的修为生生的和煞月对抗了数百多招,而且还不落下风!这种情况又如何能够不让煞月感到吃惊呢!

其实煞月并不知道,马玉可不是一个普通的灵丹修士,其修炼的功夫也不是他们修炼的功法能够相比的,在五行大陆上,功法可以分为:黄级,玄级,灵级,圣级,仙级五个级别,级别越高,越难修炼,如果修炼有成,威力就越加厉害!

但是在目前的五行大陆的流行的功法基本都是黄级,玄级和灵级功法,而圣级以上的功法几乎没有,即使是像灵极宗,天火宗,厚土宗等这样的大宗门所修炼的功法也都是灵级功法,不过这个灵级功法也是可以分为上,中,下三个品级的,每隔一个品级,其威能也是相差很远的。

至于那些二流宗门,则一般都是玄级功法,那些二流以下甚至是一些流传于世间的功法大多便是黄级功法了,这些黄级功法是为普遍的功法,但是即使是这样的黄级功法也一不是宝贝一样的存在,每部黄级功法如果拿到拍卖行,也能够拍出一个惊人的价格来。[]

广州治疗阴道炎费用多少钱
广州医院妇科
大庆看白癜风权威医院
TAG:
友情链接
重庆租房网